你好哇阿玺

“圣诞愿望是天气不再冷”

书单整理

太喜欢了 马着书单 谢谢太太

千欤:

  


››››› 一月


 


一月是冷冽又甘甜。它会是一面湖,被整个四季覆盖,风在湖面上不余留缝隙的来回跳舞,初雪裹挟着一些久远的回忆慢慢融化,于是霎时天地苍茫,我看到它成为一枚琥珀。


 


《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》-----严明


 


我知道那些曲折的背后,都安放着一句笔直的誓言。


 


新欢代替旧爱,不断更替的欢乐终将一并成为冤情。


 


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,一切都需要时间去完成。 


泰戈尔说:“蝴蝶计算的,不是月份,而是刹那,蝴蝶拥有足够的时间。”要是按小单位算,人生好像显得很丰盛:有暴多刹那,狂多瞬间,极多弹指,挺多须臾……古人的这种划分是不是在制造一种安慰呢?可生活中没法用这么微小的单位去计量时光,就像挖耳勺不能当汤勺用,牙签也不能当筷子使。大把大把的有姓名的时间被打包花掉,无可怜惜。直至最后发现被打包的它们其实是个轻飘飘的整体,它的名字叫——一辈子。


 


除了这一生,我们又没有别的时间。我愿烦扰不要降临在少年身上,以及他们未来的路上。愿他们“凡期盼的,都得到;凡寻觅的,就找着。”我不想跟他们说闯荡世界有多么难。


 


我不会写诗。纯纯的喜欢过一些东西,蠢蠢的努力过,一生矛盾,但始终没有变得复杂。我认定了这样的人生值得一活,可以无限接近诗句,无限接近向美的皈依。在时间那最真实的界碑前,我已经不敢代表什么“界”。或许我可以用执拗的经历做一块碑牌,站立在一个路口,写上我们曾经那么爱和那么费尽思量,以及身体曾经的去处和精神溢出过的边界。 


 


普通人或许是最好的演员,生命本身就是他们的角色。“他们冷静、朴素、节制,却那么浓情地在这个世界活过,并与我相遇。大道从不远人。”他要把最好的,他爱他们的样子,留给他们。


 


我们是基因的俘虏、体制的败将,最终也都不是时间的对手。


 


在一个人文之地,有人喜欢古风雅韵本不足为奇,奇的只是那些关乎灵魂又不挣钱的事,都会显得生态不良或像在铤而走险,安贫乐道的风骨气韵总脱不了些许狼狈和失态。


 


最喜欢的两句:


 


我的眼泪已不够这样的相遇。


 


我想让曾经见过你的一切告诉我,你最初最完整的面目


 


 


《人间失格》----太宰治


 


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,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。


 


这世上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如此拐弯抹角、闪烁其词,如此不负责任、如此微妙复杂。他们总是徒劳无功地严加防范,无时无刻不费尽心机,这让我困惑不解,最终只得随波逐流,用搞笑的办法蒙混过关,抑或默默颔首,任凭对方行事,即采取败北者的消极态度。


 


沉默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聊天是极端的自我牺牲,甚至是人类能力范围内最大的奉献,而且丝毫不计回报。


 


日日重复同样的事,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,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。 


 


相互欺骗,却又令人惊奇地不受到任何伤害,甚至于就好像没有察觉到彼此在欺骗似的,这种不加掩饰从而显得清冽、豁达的互不信任的例子,在人类生活中比比皆是。倒是那些彼此欺骗,却清冽而开朗地生存着,抑或是有信心清冽而开朗地生活下去的人,才是令人费解的。


 


说到为人着迷,或者被人迷恋,总感觉很粗俗,有恬不知耻、愚弄别人之意。多年严肃的场合,只要有这类词出现,忧郁的伽蓝也会瞬间崩塌,流于平淡和庸俗。说来奇怪,如果用“被爱的惶恐”这样的书面语来替换“被迷恋的痛苦”这种大白话,忧郁的伽蓝似乎不会受任何影响。


 


 


这本书看的我非常痛苦,因为自我剖析是最难的,它逼着我一点一点把所有的伪装撕开,直视那个皮肉被剥离后鲜血淋漓的自己,但我依旧被一句话治愈:


 


“所谓世人,不就是你吗?”


 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二月


 


二月是苦涩又轻软。它会是包装精美的高脚杯,从指尖跃到大理石瓷砖上,碎裂成地上一面面寂寞的星宿,瘫开来的红酒是温柔席卷而来的海洋,没有船只孤独寂寞的蓝色。


 


《只缘身在此山中》---简媜


 


未入山门身是客,随云随波随泥沤; 


甫入山门身是谁?问天问地问乾坤? 


一样的日月,却异般心情,我心愿是一个无面目的人,来此问清自己的面目。 


能不能识得佛光山的真面目,我不敢说了,但真的在随思随喜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
 


她在月下做个寂寥的人,守夜的人,醒时露宿,迷时忘归路的人。


 


《女儿红》---简媜


 


在我心目中,你一直是个尊贵的灵魂,为我所景仰。认识你愈久,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。


 


我们积极相聚也毫不挣扎地品尝舍离,遂把所能拥有的辰光化成分分秒秒的惊叹。


 


请相信,我尊敬你的选择,你也要心领神会,我的固执不是因为对你任何一桩现实的责难,而是对自己个我生命忠贞不二的守信。你甚美丽,你一向甚我美丽。


 


当我把所有的集子同时翻到最后一页题曰最后一首情诗时,午后的雨丝正巧从帘缝蹑足而来。三月的驼云倾倒的是二月的水谷,正如薄薄的诗舟盛载着积年的乱麻。


 


在你年轻而微弱的生命时辰里,我记载这一卷诘屈聱牙的经文,希望有朝一日,你为我讲解。


 


你是一则遥远的和平,为了你,我必须不断地战争。


 


人的一生,就是善良与邪恶,美丽与丑陋,灵性与兽欲不断干戈的过程,我们的赤子之心必须通过地狱火炼,利鞭抽打,短刀剜骨而后丢弃于漫漫黑夜的草丛,连饥饿的野兽也闻不出腥味了,那才是美丽的心,尊贵的心。


 


《摇摇晃晃的人间》---余秀华


 


爱是一场远方独自的焚烧,是用灰烬重塑的自我 


是疼到毁灭之时的一声喊叫 


是喊叫之后永恒的沉寂 


 


我是看不见风的,如同爱是看不见的但是树梢在摇动我在院子里呆了一上午。


 


我有月光,我从来不明亮 


我有桃花,我从来不打开 


我有一辈子,浩荡的春风 


却让它吹不到我


 


我们的缄默各有原因 


可是,有的故事不能用方言讲述 


如同你。你怀里的花朵藏着枯萎 


不碰,我们彼此是彼此 


一碰,它就落


 


我愿意给你的,不过一部分 


皮囊的斑点我带走了,它们没有手脚 


依靠风,依靠流言蜚语 


在渐渐衰老的岁月 


回忆一团光,怎样把它击落 


 


我们都老了 


我依然说我爱你 


哦,这是多少年的深思熟虑


 


但是多么幸运,折断过我的哀伤没有折断过你


 


我是我的罪人,放我潜逃 


我是我的法官,判我禁于自己的灵 


我穿过午夜的郢中城 


没有蛛丝马迹


 


《我纷纷的情欲》---木心


 


从前的人,多认真 


认真勾引,认真失身 


峰回路转地颓废


 


偏偏是你的薄情,使我回味无尽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三月


 


三月是雨里一团火,点点窜出来的星光都被熄灭,但它依旧执着留存了点烟火气,跟着风绕着走,一下子灼伤了小院里颤巍巍冒出来的花骨朵,落了个被讨伐的罪名,最是委屈。


 


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---马尔克斯


 


《百年孤独》---马尔克斯


 


《迷情弗罗伦萨》---毛姆


 


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---聂鲁达


 


《威尼斯商人》---莎士比亚


 


《且听风吟》---村上春树


 


三月没有摘录,因为懒 = =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四月


 


四月是花打雨伞滞,伞下人不知。它像是柔然的泡沫被调皮的小孩揉成千丝万缕,再跃到风里,全是碎裂的,偶尔撞到还会打喷嚏。


 


《面纱》---毛姆


 


我从来都无法得知,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,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,它是个空洞,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,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,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,可是我心里的缺口,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,所以你填不了。


 


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。我知道你愚蠢,轻佻,头脑空虚,然而我爱你。我知道你的企图、你的理想,你的势利,庸俗,然而我爱你。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,然而我爱你。


 


道也就是路,和行路的人。道是一条世间万物都行走于上的永恒的路。但它不是被万物创造出来的,因为道本身也是万物之一。道中充盈着万物,同时又虚无一物。万物由道而生,循着道成长,而后又回归于道。可以说它是方形但却没有棱角,是声音却不为耳朵能够听见,是张画像却看不见线条和色彩。道是一张巨大的网,网眼大如海洋,却恢恢不漏。它是万物寄居的避难之所。它不在任何地方,可是你一探窗口就能发现它的踪迹。不管它愿意与否,它赐予了万物行事的法则,然后任由它们自长自成。


 


《局外人》---加缪


 


“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,就再不会孤独,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,你也能毫无困难地凭回忆在囚牢中独处百年。”


 


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 


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


 


“现在我面对着这个充满了星光与默示的夜,第一次向这个冷漠的世界敞开了我的心扉。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,如此有爱融洽,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是幸福的,现在依然是幸福的。” 从某种角度上说,默尔索在死亡直逼的苦难面前“大悟”了,他回归自我,完成了和这个冷漠世界的圆融统一。他明白了这个世界虚无的本质。 他意识到自己之前一切的方法,态度都是对的,都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方式。在苦难之后,他发现了自己。


 


他说他一直在研究我的灵魂,结果发现其中空虚无物。他说我实际上没有灵魂,没有丝毫人性,没有人任何一条在人类灵魂中占神圣地位的道德原则,所有这些都与我格格不入。


 


那隐约的哀伤的声音穿透沉睡中的房屋缓缓上升,就像一朵从寂静和黑暗中生长出来的花。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五月


 


五月蝉鸣还未敲锣打鼓的到来,露水悠悠地坠在枝头,不落。伞是闷声收集了即将到来的一整个夏天的雨,淅沥沥的藏在墙角,伞骨上落着水珠,不坠。


 


《金粉世家》---张恨水


 


《啼笑因缘》---张恨水


 


《春明外史》---张恨水


 


整个五月都在张恨水的故事里挣扎着 = =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六月


 


六月是多变又遗憾。六月的光是被风折起来的纸条,匆匆忙忙的送错了心上人的衣兜。六月的离别踏破了心心念念围起来的城墙。


 


《我的心只悲伤七次》---纪伯伦


 


在盐里面一定有些出奇地神圣的东西。它也在我们的眼泪里和大海里。


 


我鄙视了自己的灵魂:她容忍了软弱,而把她的忍受称为坚强。


 


第一次,它把成功寄希望于侥幸; 


第二次,当它在空虚时,用爱欲来填充; 


第三次,在困难和容易之间,它选择了容易; 


第四次,它自由软弱,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; 


第五次,它犯了错误,却委过于环境; 


第六次,它依靠卑贱来博取高尚; 


第七次,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,虽不甘心,却又畏首畏尾。


 


《春风沉醉的晚上》---郁达夫


 


《朱生豪情书全集》---朱生豪


 


朱生豪先生真的是对于情话天赋异禀的人,我最喜欢这一句:


 


“我是,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。”


 


《霸王别姬》---张爱玲


 


她要老了,于是他厌倦了她,于是其他的数不清的灿烂的流星飞进他和她享有的天宇,隔绝了她十余年来沐浴着的阳光,她不再反射他照在身上的光辉,她成了一个被蚀的明月。


 


《我是猫》---夏目漱石


 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七月


 


七月是杂糅的美,是云里的风,雾里的雨。七月拥有所有的声线,它在蝉鸣里悠悠地小憩着,它在大雨滂沱里惊慌失措的躲避着,它在风和日丽里躲在树上荡秋千。


 


《看见》--柴静


 


有些笑容背后是紧咬牙关的灵魂。


 


就像叶子从痛苦的蜷缩中要用力舒展一样,人也要从不假思索的蒙昧里挣脱,这才是活着。


 


我问卢安克:“我怎么老没办法改变我的弱点?” 


他说:“如果那么容易的话,还要这么漫长的人生干什么呢?”


 


生与死,苦难与苍老,都蕴涵在每一个人的体内,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。我们终将浑然难分,像水溶于水中。


 


水无所起止,只知流淌,但总得流淌。山高月小,它要滴落,乱石穿空,它要拍岸,遇上高山峡谷,自成江河湖海。此刻这水正在平原之上,促急的劲儿全消,自顾自地缓下来,一个温柔的转弯推动另一个温柔的转弯,无穷无尽,连石头都被打磨得全是圆润结实,就这么不知所终,顺流而去。


 


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?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,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,把无知当纯洁,把愚昧当德行,把偏见当原则。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,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。


 


《菊与刀》---鲁思•本尼迪克特


 


一个人要是有所畏惧,那么他就不是神,也不是不可触碰的存在了。


 


虽然每个灵魂原本都闪耀着美德的光辉,如同一把新刀,但是,如果不勤于磨砺,它就会失去光泽。如他们所说的"自身的锈迹",它和刀上的锈迹一样有害,因此人们必须像磨砺刀剑一样对待自己的品行。光辉的灵魂一旦被锈迹掩饰,所有需要做的就是再磨砺一次。


 


日本人生性及其好斗而又非常温和;黩武而又爱美;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;顽梗不化而又柔弱善变;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;忠贞而又易于叛变;勇敢而又怯懦;保守而又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。他们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行为的观感,但当别人对其劣迹毫无所知时,又会被罪恶征服。他们的士兵受到彻底的训练,却又具有反抗性。


 


《素履之往》---木心


 


所谓无底深渊,下去,也是前程万里。


 


雨后总像有谁离去了。


 


四个态度 


彼佳,彼对我无情——尊敬之。 


彼佳,彼对我有情——酬答之。 


彼劣,彼对我无情——漠视之。 


彼劣,彼对我有情——远避之。


 


答非所问,其实已经答了。


 


以善得天下,以伪善治天下,伪得不耐烦,伪得漏洞百出,乃直接恶——回想当初将得而未得天下时,大家以为从前的善还不算善,这次可是真正的善了,因而纷纷投奔,共襄大业。再回想当初伪善开始运作,大家精练作伪的功夫,小伪伪不过大伪,文伪伪不过武伪,大伪武伪到底也败于真恶。 “善”无人信矣,“伪善”戏法穿矣,际此将失而未失天下时,上过当吃过亏的人,先要弄清那“善”的理论前导就是狂想妄想,不符人情物理。


 


不能与伪善者周旋时,便伪恶,淋淋漓漓地伪恶,使伪善者却步敛笑调头而去。别的东西如果不是这,可以是那,艺术品如果不是艺术,就什么也不是。


 


骑着白马入地狱,叼着纸烟进天堂。


 


《追风筝的人》---卡勒德•胡赛尼


 


时间很贪婪——有时候,它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。


 


许多年过去了,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,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,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。


 


当罪行导致善行,那就是真正的获救。


 


安静是祥和,是平静,是降下生命音量的旋钮。 


沉默是把那个按钮关掉,把它旋下,全部旋掉。


 


在阿富汗,有很多儿童,却没有童年。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八月


 


八月是一片巨大的岛屿,海飘在天上,鱼睡在云里,鸟站在岛屿的海礁上愤恨的唱着歌,而我衣衫褴褛的撑着一艘船,只给你留了位置。


 


《文学回忆录》---木心


 


一个爱我的人,如果爱得讲话结结巴巴,语无伦次,我就知道他爱我。


 


我自得恶果,所以不必悲伤;我不抱希望,所以不绝望,我自寻路,一个人走,所以不反激。我也有脾气要发,但说说俏皮话。


 


有人一看书就卖弄。 


多看几遍再卖弄吧——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。


 


神话,是大人说小孩的话,说给大人听的。


 


爱情上,柳暗花明,却无一村。


 


性只有在爱情的前提下,是高贵的、刻骨铭心的、钻心透骨的。爱情没有性欲,是贫乏的,有了性,才能魂飞魄散,光华灿烂。补足了艺术达不到的极地。一个人如果在一生中经历了艺术的极峰,思想的极峰,爱情的极峰,性欲的极峰,真是不虚此生。


 


简言之,世界荒谬、卑污、庸俗。天才必然是叛逆者,是异端,一生注定孤独强昂。尼采说,天才的一生,是无数次死亡与无数次的复活,以死亡告终的,不如最后复活的伟大天才。


 


我觉得,一切无法自动归类的,都最诚恳的像生命。


 


古代中国的爱情小说千篇一律,我看了就心烦。


 


“秦风”,“魏风”,俗解:山西调,甘肃调。


 


我们悼念艺术家,是悼念那些被他生命带走的东西。


 


[整个八月都陷在木心老先生构造的世界里,觉得生活处处都得趣。]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九月


 


九月是短暂的流浪。一整个夏天的懒怠被强迫着离家出走,辛勤站了一季岗的柔软皮肤也催促着给它盖上曾被子,它想早点藏进去,但还远远未到时辰,汗水滚过它的表面悄悄留了个秘密。


 


《傲慢与偏见》---简•奥斯汀


 


傲慢让别人无法来爱我,偏见让我无法去爱别人。


 


不过天下事总是这样的。你嘴上不诉苦,就没有人可怜你。


 


对不要脸的人,决不能低估了其不要脸的程度。


 


爱是摈弃傲慢与偏见之后的曙光。


 


《山月记》---中岛敦


 


如今想起来,我真是空费了自己那一点仅有的才能,徒然在口头上卖弄着什么“人生一事不为则太长,欲为一事则太短”的警句,可事实是,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畏惧,和厌恶钻营刻苦的惰怠,就是我的全部了。


 


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,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,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,遂逐渐远离世间,疏避人群,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着自己懦弱的自尊心。世上每个人都是驯兽师,而那匹猛兽,就是每人各自的性情。


 


宽广高朗的星空下,挖一个墓坑让我躺下。我生也快乐,死也欢洽。


 


《博尔赫斯诗集》---豪尔赫•路易斯•博尔赫斯


 


我给你瘦落的街道、绝望的落日、荒郊的月亮。 


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 


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,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:我父亲的父亲,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,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,死的时候蓄着胡子,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;我母亲的祖父——那年才二十四岁——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,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。 


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,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。 


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。 


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——不营字造句,不和梦交易,不被时间、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。 


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。


 


死亡是活过的生命,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。


 


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,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、对称、镜子、漫长的岁月、我的不熟悉、孤寂。


 


人死了,就像水消失在水中。


 


[这本诗集是外公给我的,非常非常旧的一本书,简单翻翻感觉都会碎掉,看的时候小心翼翼,看到外公留的注释和笔记,感觉无地自容,我看的实在是草率了,于是手里的笔就把纸页戳了个洞= =]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十月


 


十月是褪色的热情,温柔的毒液。十月悬崖勒马,安心的在属于自己的过渡阶段悠悠然哼着小调。它闲情逸致,而世界像个巨大的风车,它是网兜,罩住整个纷纷落下的悲哀。


 


《1984》---乔治奥威尔


 


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。


 


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。承认这一点,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。


 


你爱一个人,就去爱他,你什么也不能给他时,你仍然给他以爱。


 


历史不是一面镜子,而是黑板上的记号,可以随时擦去,随时填补。更为可怕的是,一旦涂改了,你找不到证据去证明这是篡改历史的行为。


 


我恨纯洁,我恨善良,我都不希望哪里有什么美德,我希望大家都腐化透顶。


 


谁说时光最能疗伤,谁说旧仇转眼遗忘,旧时笑声泪影,历历在我心上。


 


《麦克白》---莎士比亚


 


黑夜无论怎样悠长,白昼总会到来。


 


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阴郁而又光明的日子。


 


我已经两足深陷于血泊之中,要是不再涉血前进,那么回头的路也是同样使人厌倦的。


 


魔鬼往往说一些真话——用真实的细枝末节,把我们送进了不能自拔的深渊。


 


《乌合之众》---古斯塔夫•勒庞


 


人一到群体中,智商就严重降低,为了获得认同,个体愿意抛弃是非,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。


 


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,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,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。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,而是盲从、残忍、偏执和狂热,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。


 


群体只会干两种事——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。


 


孤立的个体具有控制自身反应行为的能力,而群体则不具备。


 


在群体之中,绝对不存在理性的人。因为正如我们前面所说,群体能够消灭个人的独立意识,独立的思考能力。事实上,早在他们的独立意识丧失之前,他们的思想与感情就已被群体所同化。


 


打动群体心灵的,是传奇中的英雄,而绝非现实中的英雄本身。


 


身为一位领袖,如果想要让自己创立的宗教或政治信条站住脚,就必须成功地激起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。


 


[这本书看了三个月= = ]


 


《藏地诗篇》---张子选


 


我之所以有时哭泣 


是因为百世轮回中 


你我之间常常隔着茫茫人世


 


向鱼问水向马问路 


向命运打听我一生的出处


 


无边岁月中,谁是那个 


被我白白疼爱半生的空空背影


 


《活着》---余华


 


人类无法忍受太多的真实。


 


少年去游荡,中年想掘藏,老年做和尚。


 


他们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阳光和泥土,他们向我微笑时,我看到空洞的嘴里牙齿所剩无几。 


他们时常流出浑浊的眼泪,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时常悲伤,他们在高兴时甚至是在什么事都没有的平静时刻,也会泪流而出。 


然后举起和乡间泥路一样粗糙的手指,擦去眼泪,如同掸去身上的稻草。


 


被命运碾压过,才懂时间的慈悲。


 


生活和幸存就是一枚分币的两面,它们之间轻微的分界在于方向的不同。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十一月


 


十一月是暖烘烘的壁炉,猫蜷缩在柔软的地毯上,尾巴扫过一片毛茸茸沙丘,尘埃尖叫着躲开,而天地打了个瞌睡。


 


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---保罗•柯艾略


 


没有一颗心,会因为追求梦想而受伤。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时,整个宇宙都会来帮忙。


 


因为我既不生活在过去,也不生活在未来,我只有现在,它才是我感兴趣的。如果你能永远停留在现在,那你将是最幸福的人。你会发现沙漠里有生命,发现天空中有星星,发现士兵们打仗是因为战争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。生活就是一个节日,是一场盛大庆典。因为生活永远是,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。


 


畏惧忍受痛苦比忍受痛苦本身更加糟糕。没有一个心灵在追逐它的梦想时会忍受痛苦。


 


检视足迹会发现生命因踏实走过而丰美。


 


“你为什么现在不去麦加呢?”男孩问道。 “因为麦加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希望,使我能够忍受平庸的岁月,忍受橱柜里那些不会说话的水晶,忍受那间糟糕透顶的餐厅里的午饭和晚饭。我害怕实现我的梦想,实现之后,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。” 并非所有的人都以一样的方式对待梦想。


 


预感就是灵魂飞快地投入生命的洪流当中,世上所有人的经历都在洪流中联系在一起。我们因此能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因为一切均已命中注定。胡思乱想有时也是基于一种习惯的。我们大概已经习惯于走同一条路,挤同一辆公车,坐同一个位置,说同样的话。


 


沙丘会随风改变形状,但沙漠永远存在。我们的爱情也如此。


 


《夜莺与玫瑰》---王尔德


 


我向你索取的报酬,仅是要你做一个忠实的情人。因为哲理虽智,爱却比他更慧;权利虽雄,爱却比他更伟。焰光的色彩是爱的双翅,烈火的颜色是爱的躯干。


 


能为一朵玫瑰寻死觅活的人必然也能冷淡地将玫瑰抛弃——可惜夜莺不懂,如同它不懂复杂的人心。


 


不论什么地方,只要你爱它,它便是你的世界。


 


“如果你要一朵红玫瑰的话,”玫瑰树说,“你必须在月光下用音乐把它造出来,而且要用你自己的心血把它染红。你必须一边唱歌,一边用胸口抵住我的一根尖刺。你必须唱一晚上,尖刺会刺穿你的心,然后你的生命之血就会流进我的血管,变成我的。”


 


《墓中回忆录》---夏多布里昂


 


在我们的泪谷里,如同在地狱里一样,有一种我无法言说的永恒的悲叹,它构成人类悲哀的本质和基调:我们不断听见它,当一切痛苦沉寂下来的时候,它仍在继续。


 


生命于我是不适合的,死亡于我也许更加相宜。


 


月亮被天主选作深渊的统治者,也像太阳一样有它的云,它的气,它的光线,它的投影图。然而它不是孤独地退下,有一列星辰伴随着它。随着它从天边朝着故乡的海岸落下,它扩大了它向大海传送的寂静。它很快落入水天相交处,只露出半个脸,昏昏然倒下,消失在海浪的绵软的隆起之中。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十二月


 


十二月最是任性,霸着一整个回忆的厚度不说,偏偏还执着的一味拉长着时间的维度,拖慢了所有的针脚,吝啬的只用一场雪来做交易。


 


《默读》---Priest


 


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, 


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, 


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, 


草扎的精神,从此万寿无疆。


 


没有了……怪物都清理干净了,我是最后一个,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?


 


有时候,人的思想其实是不自由的,因为外物无时无刻不再试图塑造你,他们逼迫你接受主流的审美、接受声音最大的人的看法——即使那不合逻辑、不符合人性、完全违背你的利益。 


但是真正的你只要还有一息尚存,总会试着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
 


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,我就是深渊。


 


拿走,连身再心,买一送一,不用找零。


 


一个人有时候是很难挣脱自己的血统和成长环境的。 


观念、习惯、性格、气质、道德水平、文化修养……这些可以后天改变的东西,就像是植物的枝叶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把你自己往任何方向修剪,但是更深层次、更本质的东西却很难改变,就是在你对这个世界还没有什么概念时,最早从成长环境里接触过的东西,因为这些东西会沉淀在你的潜意识里,你心里每一个通过母语获得的抽象概念里,都藏着那些东西的蛛丝马迹,你自己都意识不到,但它会笼罩你的一生。


 


他不算难养活,日常只有两样东西不吃——这也不吃、那也不吃。


 


《有匪》---Priest


 


“终有一天,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,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,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。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,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,你要记得,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,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。” 


“愿你在冷铁卷刃前,得以窥见天光。”


 


《魔道祖师》---墨香铜臭


 


天天就是天天。


 


[整个十二月都在看喜欢的爱情故事,觉得这一年都甜蜜]


 


››››› 


 


我看书多半是随心所欲,有时候会因为一本书的名字心动,比如克利莫的《我可以咬一口吗》,汪曾祺的《人间草木》,摘录会做的比较多,有时候会写点想法。


 


摘录喜欢用Muji的方格纸。







 


[是的,字很幼稚= =]


 


再给大家推荐两个微信公众号:


猜火车[推荐电影和好剧]


山河小岁月[有很多民国小故事]


 


最后分享一张最近拍的图:







 



评论

热度(892)

  1. 哦好啊955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Pink啾啾小烊快泡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奶酥真甜.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